AKP健食天

李拉妮的折腾十年不归路

李拉妮写于2015 年9 月 27 日的《李拉妮告别佩特粉群》,她在2014 年5 月 19 日写了的《 雷佩特与贾米特饮食建议有什么不同?》,其中也有2013 年 11 月 8 日写的《雷佩特真棒!》,表明她在那两年采用了雷佩特建议的饮食风格,在更早之前她也尝试过生酮饮食,虽然切换过多种饮食方式,但她也几乎很长时间基本上是低碳水饮食。那么,又过去了6年,她现在怎么样了呢?她的博客停止更新于去年,再之前一次更新则是前年,也就是说最近两年只更新了一次,让我们看看她在去年说了什么,以及看看几乎十年前开博说的第一次。

雷佩特真棒

雷佩特与贾米特饮食建议有什么不同

李拉妮告别佩特粉群

一年后

李拉妮 2020 年 11 月 26 日

距离上次在这个博客上写文章已经快一年了。

我的健康状况与一年前大致相同。

呃……可能差一点。

我已经从与健康相关的追求中休息了一段时间,主要是因为感觉徒劳无功。如果我有无限的时间和金钱,我只会享受继续调查健康学习的乐趣,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这个博客服务器托管将在年底到期。继续为不使用的博客付费没有多大意义。所以我决定在某种情况下会保持这个博客活跃度。

一年前,我和丈夫都做了冠状动脉钙化 (CAC) 扫描。我们俩都有钙化的证据。我们都处于各自年龄和性别的第 95 个百分位。我丈夫的已经很高了——他的CAC超过600。我的不到50,但疾病过程仍然很明显。我计算过,如果以每年 25% 的速度增长(这很常见),到 65 岁时,我的 CAC将超过 1000。

结果,我们都改变了饮食和补剂方案。

12 月 1 日,我们都将进行另一次 CAC 扫描,以查看情况是否恶化或有所改善。相同或降低的 CAC值将被视为改善。更糟糕的数据将是……更糟。

所以我决定,如果我们的 CAC 有所提高,我会保留这个博客并致力于帮助人们降低患心脏病的风险。因为那将是一个值得的追求。

另一方面,在这里喋喋不休地谈论抑郁症和铅中毒,则不合适。

所以让我们期待一个好的结果。

我支撑我的博客以保持活力。

模式转变

李拉妮 2019 年 12 月 9 日

我决定停止这一切。不是博客,而是关于健康的废话。

我不知道我是谁了。我花了很多时间研究自己和家人相关健康话题。都是防灾减灾,这不是生活本来应有的模样。

我从 2012 年 1 月开始从事健康学习和写作,差不多 8 年了。在过去的一两年里,我的写作变得不那么频繁了,但行动却没有结束,我仍然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学习、学习、学习上,偶尔通过一个或另一个有所帮助的信息内核来加强,或是提供一些希望,比如一种让蔬菜味道更好的新方法,比如一种可以修复大脑的新补剂,比如一个我没有考虑过的新理论最终变成了一个新兔子洞,一个新群,一个新大师,一个新的在线峰会。

这是无止境的,真的。

当然,也有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我生命中的 8 年值得吗?我不这么认为。让我们来看看证据:

变得更好的:

我现在知道是什么让我大部分时间感到沮丧,只要我吃非常难吃的严格饮食并服用Culturelle益生菌,我大部分时间都感觉很好。

没有变得更好的:

我仍然会因为非常愚蠢的原因而感到沮丧,包括任何暂时增加免疫系统活动的事情,比如吃莳萝泡菜、扣脚丫或是日常生活压力,还有笨笨的炎性细胞因子。

尽管我吃的是非常低碳水的全食饮食,并只在饿的时候吃,我仍是无法减肥。

我患有糖尿病,而且病情越来越严重,血糖一旦升高,现在需要比几年前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到基线水平。

我进行了两次心脏扫描,相隔两年,我不仅有动脉钙化(即心脏病),而且以每年 25% 的速度发展。指标数据仍然很低,但对于我这个年龄的女性来说,我处于95%。如果继续这样下去,15 年后我的CAC 值将超过 1000。

当我偏离自身免疫计划时,我仍然会出现自身免疫症状(我指的是最基本版本的 AIP饮食:除了肉和蔬菜几乎什么都不吃)。我真的厌倦了这种限制性饮食(即不吃鸡蛋、茄科、乳制品、坚果、种子、谷物、豆类,加上低碳水饮食,所以根本没有多少水果,没有红薯,没有糖,而且我似乎对椰子和牛油果敏感)。我仍然吃牛油果和椰子,否则就太有限了。我的心情有点受挫,它们让我保持水分。如果情况好转,我不介意这样,但实际上没有什么可以治愈的。我就像是在踩水保持平衡。

我仍然感到疲倦,精力不足。我强迫自己锻炼几个月,但从来没有达到令人愉快的程度,而且看不到任何结果:我的血糖没有改善,我的情绪没有改善,我的精力没有改善。改善是另一回事,充满我的一天。我已经放弃多次了。

我最近意识到我有 APOE4“阿尔茨海默氏症基因”的副本——这使我患上该症病的风险大约为 30%。我读过 Dale Bredesen 博士关于逆转和预防阿尔茨海默氏症的书。他概述倾向于导致阿尔茨海默氏症的三种临床“类型”,而我似乎拥有所有三种类型:炎症、大脑功能障碍(即缺陷、激素问题、胰岛素问题)和毒性。我很可能是在这 30% 中。我的父母都患有神经退行性疾病。如果我继续按照现在的方式前进,我很确定我的未来也是,如果我的动脉不先杀死我的话。

我正在服用 3 种处方药,我应该再服用 2 或 3 种,但我故意避免我的医生的建议。患有 APOE4 的人难以清除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我一直都很高——即使在我更年轻、更健康的时候也是如此。它四处游荡,被氧化,随之而来的是动脉和大脑的麻烦。然而,我没有服用降低胆固醇的药物。我不能再忍受任何副作用了。二甲双胍也是,我本应该服用来降低血糖,但我试过了,再次不喜欢那种感觉。

仍然有潮热——每隔几个小时就有……包括现在。

我可以继续下去,但这真是够了吗,是吗?

我没有进展,浪费时间和金钱。我希望我的生活远不止于此。我花了数万美元来尝试不同的补剂、不同的方案、不同的大师。太疯狂了,我完了。这不是我。

我知道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冗长而漫无边际的抱怨,但事实并非如此。我实际上感觉很好,因为我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决定靠冥想来使自己健康。

我每天冥想一个小时,我有信心在Joe Dispenza 医生的帮助下,我的健康会回到正轨。

我也一直在油管上观看他的视频和推荐,他们正在治愈各种疾病,包括抑郁症、癌症和多发性硬化症。与其中一些问题相比,我的问题是小儿科。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我不在乎。

我还决定停止购买补剂(尽管目前我会继续为家人购买)。我已经完成了对自己的实验。我可能会保留其中一些——维生素 D和维生素 K,它们都有望逆转或减缓心脏病,以及Culturelle 益生菌。但大多数东西我只是要放弃,不再拥有。

也不再有面向健康的脸书群组、电子书、图书馆书籍、研讨会、峰会等等。到此为止。

我会花时间冥想。我将在此处记录我的进展并链接到我在此过程中找到的资源。

不,有变化也不被控。我可能会再次开始锻炼。我也可能不会。我可能会加入一个读书俱乐部,然后发现我真正缺少的(表示怀疑的)更大的社群观念。

我知道有些人在读这篇文章时翻白眼。我总是从非常科学的角度看待事物,如果您对此一无所知,那么使用冥想来治疗身体疾病听起来很愚蠢。

对于这些人,我建议您阅读 Joe Dispenza 的书《打破自己的习惯》,该书为人们从事这项工作的结果奠定了科学基础。我一直在做与这本书相关的冥想。

嘿,还有好消息。我刚刚决定:我也不再需要别人的认可。

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天!

再见立普妥?

李拉妮 2012 年1 月 27 日

我注意到最近的几项研究表明使用他汀类药物(用于控制高胆固醇)与 II 型糖尿病之间存在关系。

我有没有提到我也接近于 II 型糖尿病?

我每天测血糖。今天早上的空腹血糖水平是 126。糖尿病是 125。我拒绝相信我已是糖尿病,所以我仍然称之为“临界值”。我有很高的胰岛素抵抗,而且有大部分与代谢综合征相关的症状。

我责怪美国政府多年来一直遵循该死的低脂肪高碳水饮食建议,我拼命想变瘦,我会一碗一碗地吃意面,上面只放一点莎莎酱,或者撒上立顿洋葱汤混合物……任何可以在不添加脂肪的情况下增加一点味道的东西。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努力锻炼,也几乎不吃脂肪,却无法减肥。如果这只是美国农业部严重误导的问题,我会称他们无能但不一定是恶意的。不过,我非常清楚,科学表明美国农业部目前推荐的饮食不仅对减肥无效,而且不健康。

我打算用这个博客来收集我对这个主题的想法。如果有人愿意跟进,那当然很好……但我这样做是为了收集我自己的研究。我还不知道这一切会走向何方,但我怀疑这将成为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回到立普妥,大约一年半前,我给开了立普妥。从那以后,我的总胆固醇明显下降。太棒了!好吧,除非这意味着什么。

我怀疑,从我目前的初步研究来看,总胆固醇是一个可怕的健康指标,作为心脏病的预测指标是荒谬的。现在我发现立普妥等他汀类药物实际上可能会增加我的血糖并导致胰岛素抵抗,从而导致我无法减肥。

所以我正在考虑退出立普妥。我将在以后的文章中讨论这项研究。

https://lanielee.com/

爱可铺子好吃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