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P健食天

BBC地平线《诚实超市》告诉我们食物中隐藏的真相

为了找到我们日常食物中隐藏的真相

我们要自己建一家超市

它跟你之前见过的超市截然不同


这是一家诚实超市

这家超市坦白了食品是如何生产的

我们购买食品所花的钱

其中77%流入超市

因此超市极大地影响了我们的饮食


但是我们真的知道自己买的是什么吗

我们能相信超市会告诉我们

货架上食品背后的真相吗

亦或是超市会把盈利放在第一位


我们在诚实超市内部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

在那里新的科学发现将揭示

那些超市没有告诉我们的真相

我们在货架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日常商品

重新写好标签 告诉顾客里面到底有什么


机械分离肉 含各类添加剂

可以延长保质期 但可能缩短你的寿命


我是汉娜·弗莱博士 我想在营销谎言中找寻真相

你以为你买的是一个美味的芝士披萨

-但实际上你吃的是土豆淀粉 -没错


这是普丽娅·图 一名营养师

我们想知道如何才能避免那些陷阱

吃到更安全更健康的食物

这绝对会影响我的购物方式

你再也不会以同样的眼光看待超市货架上的食物了

这是你理想中的超市

这是诚实超市

诚实超市现在开张了

我们将从饮料区

开始我们的购物之旅 这种产品非常简单

你一定以为它没什么可隐瞒的

英国人每年要购买超过三十亿升的瓶装水

尽管每瓶水的平均价格是自来水的五百倍

在2017年 瓶装水的销量首次超过可乐

这个巨大的产业建立在向我们贩卖纯净的承诺上

我觉得瓶装水比自来水更好

我就是觉得会更纯净 更新鲜

我们总是喝瓶装水

说到瓶装水 我们买的到底是什么呢

标签上写的这些是什么意思

让人有些困惑

因此请听瓶装水入门指南

如果标签上写着天然矿泉水

那么这瓶水必须产自某个指定的地下水源

其中所含的矿物质 例如钾和镁

必须与标签上所印的含量一致

如果瓶子上写着泉水

那这瓶水也必须产自某个指定的地下水源

但其矿物质含量可能会随着时间而变化而并且不需要在标签上写明

其它名称诸如山泉水 饮用水 则说明这些水可能来自各种各样的水源

包括自来水


为了查明瓶装水是否还隐藏了其它秘密

我们在诚实超市的实验室中进行了检测

来自克兰菲尔德水科学研究所的弗朗西斯·哈萨德博士

分析了五种不同的瓶装水以及美好的伦敦自来水

那我们发现了什么


我们发现瓶装水中的细菌数量

明显高于伦敦自来水

但其实在瓶装水中有这样的发现

并不奇怪

因为生产瓶装水的水源中就存在这些微生物

自来水中的细菌更少

因为自来水会经过氯处理来确保其安全性

而瓶装水则不然

虽然弗朗西斯在瓶装水中发现的细菌含量对人体无害

但一旦瓶子被打开就有可能被污染

一旦打开了瓶装水

最好就不要放置太长时间

因为水里没有残留的氯

无法杀死有害细菌

一般来说人们喝瓶装水 只是先喝一小口

然后就把瓶子塞进包里 之后再喝

但实际上你的嘴里就有很多细菌

所以你每次喝水其实都在污染瓶装水


但弗朗西斯在我们的瓶装水中发现了更令人担忧的事情

我们关心的另一种污染物

其实是微塑料

在英国我们每年差不多要用四百万吨塑料为环境制造了一个定时炸弹

但是其中的一些塑料可能也悄悄溜进了我们的食品与饮料中

为了看看我们的水样中是否含有塑料

弗朗西斯首先向水样中注射了红色的染色剂

它会和塑料颗粒结合

然后水被倒进过滤器

微塑料会被留在过滤器上

我们要用这个蓝光灯和橙色滤镜进行观察

理想状况下 微塑料会发出明亮的荧光黄色

看到了

微塑料是黄色的那些

你可以非常清楚地在薄膜表面看到大块塑料颗粒


对于这个结果弗朗西斯并不意外

纽约州立大学2018年的一项研究

表明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塑料瓶装水含有这种塑料微粒

但是他们只检测了瓶装水

而我们在实验中其实也检测了自来水样本

那么在自来水中有什么发现呢

我们确实发现在严格控制的条件下

自来水中的微塑料含量稍低

但是说真的

如果想在这方面得出具体的结论

我们还需要进行全面综合的研究


在我们的瓶装水中发现的微塑料含量很低

而且目前这是个新兴领域

因此对于微塑料是否构成威胁尚无定论

但其不确定性已引起世界卫生组织的关注

他们委托机构对潜在危害进行审查

为了减少我们在水中发现的微塑料的数量

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做的吗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不要喝用塑料瓶装的水

虽然很多人认为瓶装水比自来水更纯净

但事实是 瓶装水中的细菌和微塑料含量可能更高


消费者会如何看待贴了诚实标签的水呢

“就是水 百分之九十可能含有微塑料”

我认为这很惊人 我开阔了眼界

既然我知道了这些

我再也不会买瓶装水了

如果你认为能从瓶装水中获取很多

健康的矿物质 再想想吧

你需要喝超过一百四十升的矿泉水

才能摄取吃一根香蕉就能获得的钾

我们每年在食品上消费超过一万九千亿镑

所以当超市和供应商争先恐后想分一杯羹

诚实的原则被扭曲到极限

也就不会让人感到意外了


克里斯·艾里奥特是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的食品安全专家:

通常当我走进超市的时候我就可以做一个气愤的老头

我在标签上看到的一些内容很令人气愤

过去几年像雨后春笋般冒出的潮流是声称百分百纯天然

我看过一份数据称现在百分之二十的包装都印有“纯天然”的字样

我们正在讨论超市里贴了纯天然标签的食物

如果标签说绿色天然食用色素呢

这应该表明色素是从植物中提取的

如果你看配料表的话 其中大概一半都跟自然或天然毫无关系

只是化学物质

那可爱的纯天然蛇形软糖呢

这东西肯定毫无天然之处

显然含糖量超高

还含有经过深加工的油

按照我的标准 这不算纯天然

食品标签是由各种不同的部门监管的

但是正如克里斯发现的那样 其中存在漏洞

如果你从法律角度来看的话

没有任何立法明确告诉我们什么是纯天然

难道可以给任何东西打上“纯天然”标签

你基本可以给任何东西打上纯天然的标签

而且你可以为自己的说法辩解

我跟许多声称“百分百纯天然”的食品公司谈过 我的观点是

按照我的定义 不算纯天然

一些用语是有法律定义的

而且必须有科学数据的支持

比如说 标注了低脂的食品 脂肪含量不能超过百分之三

但是还有许多不受监管的用语 比如纯天然

有益 健康 这些只是空话

而蒙蔽我们的不仅仅是用语


这些谷物棒看起来又好看又好吃

包装上写着 多汁蓝莓

下面的图案上有很多饱满诱人的蓝莓

但是如果你看配料表就会发现

仅次于燕麦的第二大配料就是蓝莓味的蔓越莓粒

这里还是有蓝莓的

但是得一路往下找

在靠近末尾的地方 仅占百分之二

其中的原因很明显

蔓越莓远比蓝莓便宜

即使存在着规章制度

标签仍然具有欺骗性

如果你想要买奶酪片之类的汉堡的完美配料

但是如果你仔细看包装

就会发现很少能看到“奶酪”这个词

比如这包 上面写着十五片

还有这包 美味的奶制品切片

这是因为 关于奶酪的定义存在着严格的规定

首先 奶酪必须完全由牛奶制成

原来 有些切片的大部分配料是植物油等原料

真正的奶酪仅占百分之十一

其中百分之八十九不是奶酪

太震惊了

实在太震惊了

食品包装也许考验着商家诚信度的下限

但超市中的某些区域通常让人感觉值得信赖

比如生鲜食品区

我们觉得这些食物直接来自于农田或是大海

来到任何一家超市的鱼肉区

你都会被各种标语轰炸

它们标榜鱼肉就像刚卸下渔船那么新鲜

可是在我们的观念里

什么样的鱼肉才算新鲜呢


谈到鱼肉 我们认为新鲜意味着

上岸后几天内 最多一周

听起来合情合理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在诚实超市的实验室中

普丽娅和鱼肉专家理查德·奇弗斯一起

试图找出我们吃的鱼肉的真相

三十多年来 他一直为超市和供货商检验鱼肉品质

你认为公众对新鲜鱼肉的定义有正确的认识吗

几乎完全没有

这是今天早上我们从国内五家不同的超市买的十片鳕鱼

理查德将使用行业中标准的托氏评分系统

来检验鱼肉的新鲜程度


首先我会观察鱼肉的颜色和形态

我们希望看到的是这种特征

就像这种发蓝的半透明质感

所有的鱼肉样品都在保质期内

因此可以合法出售


但是在很大程度上 这些日期的设定是由超市控制的

只要鱼肉不会让你得病

几乎没有这方面的管理条例

这块坏掉的地方 结缔组织松开了

这是细菌活动的结果

这里明显变色了

有点泛黄 这边还有点发橙

这就是腐败

这种黏糊糊的样子 让我很不放心

同所有的肉类一样

鱼一旦死亡 消化酶和细菌就开始分解鱼肉

从而导致理查德所寻找的外观 气味和口味上的变化


即使是最新鲜的鱼肉 也暗藏玄机

这是一片看起来不错的鱼肉

不过提醒你 它有个同伴

我不太喜欢这东西的样子

它是什么

这一只无害的鳕鱼寄生虫

它还活着 它只是鱼片里出来四处看看

不过鱼肉有着发蓝的半透明质感 这很不错

肌肉仍然紧密地贴合在一起

这是目前最好的一片鱼肉

-除了这只虫子 -没错 除了它


理查德还在新鲜鱼肉中发现了一些你意料之外的东西:

我很确定我能从鱼肉中挤出水来

因为我已经看到水流出来了

这标志着 鱼肉曾经被冰冻过

而且之后没有被妥善存放在冷藏环境中

这是新鲜鱼肉 但你刚刚告诉我

它之前被冷冻过

现在很多鱼肉都是解冻的

法律规定 超市必须在标签上写明鱼肉是否是解冻的

但是没有规定说必须写得很显眼

如果我仔细看包装 就会发现这里写着

-“去皮 无骨 鳕鱼 解冻”

-非常非常小的印刷字体

这块鱼肉吃起来会很柴

当你用它烹饪 风味就会差一些

我很惊讶你居然没闻鱼肉的气味

我们是不是应该闻一闻鱼肉

不 冷藏的时候没用

你什么也闻不出来

鱼肉做熟后 气味才会释放出来


该进行理查德最重要的检验了

把它放到微波炉里加热

-看看会怎样

熟鱼肉的气味和口味

酸度检验是尝一口鱼肉 看看味道如何

对比托氏评分系统来评分

托氏鲜度从一分到十分

初有较淡熟奶味 淀粉味 之后气味增强

多汁 金属味和淀粉味

随着肉味从无到有渐强的淡甜味

十分是刚捕捞起来的鲜度

而一分则不可食用

低于六分的鱼肉都不应出售

木屑味 树汁味 香草味

浓缩奶味 焦糖太妃糖味


我希望评分不会低于六分

因为六分以下是不可接受的

不是我们想要的口味

我不想在这些鱼肉上闻出氨味

因为那是细菌活动的产物

绝对是坏事

这是理查德在肉眼检验过程中

认为最劣质的鱼肉

绝对变质了

的确 绝对有氨味

-理查德 你是说闻起来变质了 -是的

-但是你还打算试吃吗 -是的

这不会让你得病吧

不会

白肉鱼变质后有一点好处就是

尽管尝起来很恶心 但不会让你得病

需要当心的是金枪鱼 鲭鱼 沙丁鱼

那些鱼如果变质 会让你得病


-味道不好 对吗 -很恶心

一点都不好 太恶心了

乳酸味 酸腐的牛奶味 牛棚的气味

些许苦味 酸味 怪味

-四分

-而这是今天从商店买的 -是的

这是不可接受的 对吧

根本不应该放在货架上出售

确实不应该

你觉得这块鱼肉上岸多久了

变质程度相当于捕鱼后大概二十天

这片鱼肉可能被存放了二十天 或者是因为

储藏温度不当而加速了变质

那么有没有合格的鲜鱼呢

最新鲜的鱼肉应该是一号

九号和十号 在托氏鲜度评分系统中

取得了七分半

变质程度也相当于捕鱼后十到十二天

没有气味 中性气味

甜味和独特风味 但不强烈

吃起来没什么味道

你可以说 “我吃了鳕鱼 目标达成”


我们在超市选购的大部分鱼

味道寡淡是因为存放了太久吗

是的

看一看得分偏低的鱼肉

有多少是不应该上架出售的

三分的绝对不应该出售 完全变质了

还有几份得了六分和六分半的

这些必须当天就吃完

我们的样本中有百分之三十已经变质了

放到明天 还会有百分之二十的样本变质

通过这些分数反映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等到经过了处理

运输和分销

鱼肉已经在不完善的冷链中被存放了太久

那么如果我走进超市

我想做出最好的选择 购买新鲜的鱼

我该怎么做呢

就我而言 我会买冷冻的

因为鱼被捕捞起来后

会直接在船上进行冷冻 然后运回岸上

这样所有的鲜味都保留在了里面

通过冷冻牢牢锁住了鲜味

-那么你经常买冷冻鱼肉吗 -是的

我觉得这说明了一切


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

几乎三分之一的人认为冷冻食品比不上生鲜食品

但我们似乎需要重新思考

这份鲜鱼片可能存放了二十天

难怪它在冰箱里放不了五分钟

这相当吓人

这合法吗

你买的时候 不会想到自己买的是解冻鱼片

这绝对具有误导性

超市不仅改变了我们购物的方式

也促使食品生产发生了巨大变化

现代农业耕作方式意味着

有些物质在我们的食物中

几乎不可避免

但只有在诚实超市

你才会在标签上真实地看到它们

十个中有八个可能含有杀虫剂


被喷过三十二次杀虫剂

如果我看见这样的标签 我会重新考虑

要不要买它

至少他们诚实地说明了情况

食物中的杀虫剂

它应该引起担忧吗

两方展开激烈争论 一方是反杀虫剂组织

另一方则是农业生产行业

我想听听支持和反对的意见


乔茜·科恩是杀虫剂行动组织的政策和推广活动负责人

她认为担忧是有道理的

英国百分之四十的食物含有杀虫剂

如果我们只看水果和蔬菜

含有杀虫剂的几率上升至60%至70%

我们一直以来都使用这么多杀虫剂吗

实际上在英国 杀虫剂的使用一直在增加

1990年 英国马铃薯在一个生长季中

平均被喷洒约十二次杀虫剂

到2016年喷洒次数上升至三十二次

对于可用于食用作物的每一种杀虫剂用量有严格的规定

但乔茜认为这些规定可能还不够

真正令人担忧的是

只有单种农药的安全用量受到限制

而人们并没有考虑

这些农药之间是如何相互作用的

一种作物上最多可能被施加多达三十种不同的农药

乔茜编写了一份重点名单

囊括了最可能被施加这些农药混合物的水果与蔬菜


西柚和橙子 还有柠檬和青柠

它们的农药使用几率都超过百分之九十

使用超过一种杀虫剂的几率有百分之九十

然后是草莓 几率是百分之八十四

-梨子 葡萄 -这些都是好吃的

所以葡萄酒中才会有农药残留

然后有蜜桃和油桃 樱桃

然后是名单上的第一种蔬菜 欧洲萝卜

然后是英国的伟大水果 苹果

令人担忧的是它百分之六十四几率有多种残留

所以解决方法是只能买有机食物吗


目前我们大约有四百五十至五百种不同的杀虫剂被允许使用

有机食品中是二十八种

所以有机食品能够解决一部分问题

现实情况是我们很多人买不起有机食品

所以我们可能需要更讲究策略

比如说草莓 百分八十四几率含多种残留

我只买有机草莓


肖恩·斯帕林是一位独立农学家

他已经指导农民作物生产超过三十年

他认为我们不应该担心杀虫剂问题

我们对杀虫剂的检测

细微到十亿分之几的程度

是极微小的量


人们需要明白问题的重点不是毒素 而是剂量

一杯咖啡中的毒素

比你一整年吃的所有食物中的杀虫剂残留还要多

所有东西都是有害的

一天用掉二十三管牙膏会致人死亡

一次性喝六升的水会致人死亡


你的意思是我们摄入的杀虫剂浓度

还没到我们需要担心的程度吗

我正是这个意思

今年在丹麦进行了一项研究

表明每七年喝一杯酒对健康的危害

差不多和杀虫剂残留一样

肖恩的论证听起来很有说服力

但他如何看待农药混合物的影响呢

但是你能排除杀虫剂混合物中的成分

相互之间发生奇怪反应的可能性吗

这我没有办法 因为我不是科学家

但我认为在此过程中 我们可以相信科学家

我们可以相信 当有东西不对劲时它会被撤出市场

因为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事发生

作为一个产业 我们非常擅长自我调节

我已经听取了争论双方的意见

但科学可以解决争议吗


安德雷斯·柯滕坎普

是布鲁内尔大学的人体毒理学教授

他想知道单种农药的用量限制

在被混合使用后是否依然安全

我们有意把大量的化学物质组合起来

其中每种化学物质的剂量单独使用时并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如图所示

因此道格玛软件预测什么都不会发生


但是组合起来后它们的副作用倍增

这相当令人震惊

也让我产生研究这一问题的想法


安德雷斯开始在老鼠身上

测试这些化学混合物的影响

比如 你可以看到这是多种化学物质

包括一些杀虫剂

对年轻公鼠性发育的影响

因此 单独使用时这些化学物质没什么影响


但以原本的剂量组合起来

这些公鼠就变雌性化了

介于公鼠和母鼠的性征之间

因此这种混合物很大程度

影响了公鼠正常的性发育

对仓鼠细胞进行的深入研究

表明其他混合物导致了

细胞层面的基因损坏


即使我们不能对人体可能受到伤害下定论

安德雷斯认为这些实验表明

目前的保护措施远远不够

欧洲以及其他地区

对化学物质的管制

不能保护消费者远离化学混合物的影响

科学已经证明 证据已经给出

对化学物质的管制已经落后于科学


在我们出于恐惧

不敢再吃水果沙拉之前

让我们保持理智

因为吃新鲜水果蔬菜的好处远远大于

杀虫剂的潜在危害

但在管制措施跟上科学的步伐之前

小心含有高剂量化学混合物的产品

这是可取的


我们已经看到了我们对超市的依赖

是以食品的质量甚至是我们的健康为代价的

但还有一点是被我们忽略的

超市也对这一点含糊其辞

即各种食物给地球带来的负担

说到气候变化 我们消费的食物和饮料

导致了三分之一的碳排放量

但不同食物的碳排放量相差甚远

我想知道如果普通的食品店不隐瞒的话

它的碳排放量的真相会是什么

为此我来到赫特福德郡 拜访鲍彻一家


碳排放量是多少呢

你们在购物时有想过这个问题吗

说实话不止你一个人这样

为了从碳排放量的角度

评价鲍彻一家人的每周购物

我邀请了兰卡斯特大学的教授迈克·伯纳斯李

他是英国这个领域的权威专家


我想看看你们能否根据碳排放量

给这些食物排序

桌子这边放碳排放量高的

桌子那边放碳排放量低的

你们想不想试一下

根据碳排放量顺序重新排列食物

我要给这些香蕉正名

它们的碳排放量并不高

虽然是从很远的地方运输过来

但它们在热带气候下生长

并通过船舶运输

船运要比其他方式

比如空运高效一百倍

我会把它们划为低碳排放量食物

它们很环保

还有很多水果也是一样的

苹果 梨 菠萝

蜜瓜 只要是能通过船运到达的

原产地是哪里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我还要给这瓶酒正名

因为即使它从新西兰远道而来

但它是船运而不是空运

如果它是在英国装瓶的那就更好了

因为这意味着这瓶子不必从世界另一端

被运输到这里

整张桌子上碳排量最高的东西

你们把它放在中间了

碳排放量最高的就是这块英国牛肉

肉类食品的生产相对比较低效

因为你得给动物喂食

给牛喂食大豆

你只能在牛肉或牛奶制品中-回收十分之一的营养

牛和羊都会反刍

这意味着它们会打嗝排出甲烷

这是一种浓度非常高的温室气体

所以其碳排放量又翻了一倍

所以恐怕牛肉应该放在桌子的最右边

那么羔羊肉也要放在最右边

但是鸡肉不一样

你们把鸡肉放在中间了

差不多就是正确的位置

这鸡肉可能是所有肉类中碳排放量最少的

-这是因为肉鸡长得很快

每公斤鸡肉的碳排放量不到牛肉或羊羔肉的四分之一

那么奶酪呢

奶酪也来自动物 但是养着动物

用来挤奶或下蛋 要比杀了动物吃肉更合算

因此制造奶酪产生的碳排放量没有牛肉那么多

-但还是挺高

碳排放量还是挺高

你们把秘鲁芦笋放得相当好

恰好在它应该在的位置 就在高碳排放那边

-当季的英国芦笋非常棒

现在是反季节 它肯定是飞机运过来的

所以它算是高碳排放产品

你们把面包放在了桌边的低碳排放这边

我们经常会谈论

我们扔掉了多少面包

面包是英国人浪费最多的食品

只要吃完 它就是很好的低碳排放食物

在英国我们购买的食物中大约有四分之一

没吃就被扔掉


桌子看起来很不一样了

我们根深蒂固的想法都是

产品来自越远的地方越不好

但这个想法是错的 你感到惊讶吗

这瓶酒来自新西兰 显然穿越了半个世界

你会认为它会是碳排放量最高的产品

-但事实恰好相反

香蕉的摆放让我感到意外

-奶酪和奶制品

还有肉 英国肉类 碳排放量最高


麦克计算出了鲍彻一家所购食品的碳排放总量

他们要受到惊吓了

根据我们最精确的估计 我们认为大约有

一百六十千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如果你们开的是一辆中型汽油汽车

这个排放量相当于你的汽车行驶约525英里

所排放的尾气量

这仅仅是这次购物

你们大概算英国四口之家的平均水平

关于人们在购物时应注意的事项

您有什么建议可以提供给大家吗

首先最重要的是 少买肉类和奶制品

尤其是牛肉和羊羔肉

其次 吃掉你买的食物

第三 吃大量水果和蔬菜


但如果食品来自很远的地方

它们得足够新鲜耐放 能够通过船只

而不是飞机来运输

经过这次练习 你们认为

这会对你们的购物方式产生影响吗

绝对会 我们习惯于购买反季节食物

比如在十二月买草莓

既然已经得到了一些教育

我觉得我们没有理由再这样做了

目前没有产品标签说明食物的碳排放量

但标签真的会对我们购物的方式产生影响吗


我们收集了诚实超市的一些标签

来找出一些最好和最差的食物罪犯

我们拿了一些产自比利时的草莓

和产自哥伦比亚的香蕉

草莓 碳排放量二氧化碳相当于十六千米

香蕉是两千米

难以置信

因为比利时要近得多

哥伦比亚在南美洲 这怎么可能

我想这肯定会

改变我挑选商品时的想法

这肯定会影响我的购物方式

同时你要是想吃草莓


超市为我们提供越来越多

更便宜 更耐存放 更方便的食物

事实上 近期一项研究发现英国家庭购买的所有食品中

有一半现在被称为超加工食品

超市对于这些便利给我们的健康

带来的影响是否如实陈述

我想揭示一些超加工食品的隐藏成分


我正与格林威治大学的食品科学家

纳兹妮·詹德博士见面

这些食物都很好辨认

但如果你仔细看看配料表

这上面有很多词 我几乎不知道该怎么读

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通常会有防腐剂

使得食物能保存更长时间

乳化剂使它们更好地融合

抗氧化剂防止食物变色

事实上 有些食用香料含有光泽添加剂

-让食物更有光泽

我以为这是甜味的好东西


为了给我展示超加工食品与我们在家做的食物有多么不同

纳兹妮要让我仔细看看我国最受欢迎的食物之一

超市里披萨的销售额

每年近十亿英镑 并且还在增长

披萨很简单

在家做披萨只要大概五六种原料

包括奶酪 面粉 番茄 意大利辣香肠

是的 但加工生产的披萨

就如你在标签上看到的这些产品

会有大概二十五种不同的成分

-真不可思议


该上上工业烹饪课了

为了向我展示这些额外成分的作用

纳兹选择了一个中等价位的超市披萨

让我们尝试将它做出来

第一步 我猜我们要做面团

从面粉开始

这个披萨要加很多添加剂

比如这里的三种乳化剂

例如E471e 将它加入到食物中

能使揉面变得更容易

通过大规模加工处理 会变得更加可机械化

所以这只是使生产过程变得尽量简单

-尽量有利可图吗

然后再将棕榈油 椰子油和菜籽油

-加到面粉中 -三种不同的油

还有瓜尔胶

这是一种胶凝增稠剂

不仅用于食品中 还用于制药工业

比如洗发水和牙膏

不管是在做披萨还是牙膏

-用的把戏都一样

他们还用E920来增加面团的韧性

它通常来源于动物

比如动物的毛发 指甲 或鬃毛

-真美味

-这感觉就像普通的面团


我猜下一个是奶酪

很多超市披萨的顶层是一种加工奶酪

它含有马铃薯淀粉 凝乳酶 酸度调节剂

-你以为你吃的是美味的奶酪披萨

但其实你吃的是马铃薯淀粉

这样生产快得多

因此就便宜得多

下一个是意大利辣香肠 这种怎么样

因为意大利辣香肠本身就是一种加工食品

它含有很多成分

其中最具争议之一的是硝酸钠

它使肉呈现出红色

并防止肉变灰或变色


披萨做完了

-可以把它放进烤箱里

老实说 所有这些额外的配料

听起来可能不那么对胃口

但它们对人体有害吗

若摄入大量硝酸钠

会增加罹患癌症的风险


吃这个披萨不会让你得癌症

问题是摄入的频率和数量

现在有有力证据表明硝酸钠与肠癌有关

因此硝酸钠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致癌物

那么其它添加剂呢

这些添加剂都被认为是安全的

但是目前还没有人在特定环境下

进行足够长时间的研究

来证明它们是否安全

你不能完全确定这东西吃得久了

不会出问题


而且纳兹关注的

不仅仅是添加剂

这些食物 还非常容易让人发胖

它们实际上含糖量特别高 含盐量也高

同时你也应该清楚哪些食品不属于过度加工食品

你无法从日常饮食中获得维生素和矿物质

因为这些食品没有营养

这些食品事实上都是无营养卡路里

去年的一个全球性研究

检验了两万三千种包装食品

发现其中百分之六十九的食品营养匮乏

然而现在这些食品的食用量却远超过去


但是纳兹认为这不能全怪超市

我们消费者实际上也有责任

我们是背后的推手

因为我们寻求方便 价格低廉的食品

现在该轮到对诚实超市的披萨售货区进行重新整理了

看到这个标签 我只想离这披萨远远的

这个标签很管用 看了我就不会买它了




廉价食品的盛行

是超市经济崛起的一大诱因

事实上 过去六十年内人们的收入有一半都花在这上面

但是廉价食品会让环境付出巨大的代价

这些食品中有种配料价格低廉且用途多样

已经成为地球上使用最广泛的植物油

蛋糕饼干和麦片粥里都有棕榈油

面包里也有 抹酱里也有

你的宠物狗也未能幸免

因为很多宠物粮里也含有棕榈油

实际上 超市包装食品中有一半都含有棕榈油


然而背后付出代价的却是我们的热带雨林

很多棕榈油产自印度尼西亚的热带雨林

破坏了猩猩的栖息地

因为所有树木都砍掉了

这对我们的环境有害无利


世界上百分之八十五的棕榈油都产自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

那里有大片热带雨林遭到砍伐

以便种植棕榈树

没有食品标签会写明这些事实


但是有一家超市正在尝试着正视使用棕榈油的真正代价

理查德·沃克是冰超市的总经理:

我飞去棕榈树种植区查看

在那里我看到了非常大规模的种植园

这么说 在我视野可见的范围内

没有任何动物的一点声响

没有一点声音 什么都没有

问题在于棕榈树几乎只能生长在热带雨林地区

而这些地区只占地球陆地面积的百分之二

生物多样性却占自然总量的近百分之五十

因此这些地区是地球的无上珍宝

我们却仅仅为了棕榈油 毁掉了这些珍宝

现在不行动的话 我们就会失去很多重要物种 比如大猩猩


2018年 冰超市宣布将在年底前

停止在其自创品牌下的食品中使用棕榈油

如果一切顺利

它将成为第一家不使用棕榈油的超市

这项计划值得称赞 但是要替代棕榈油

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在诚实超市实验室 普丽娅正在与食品科学家来自伦敦国王学院的萨拉·贝利博士

探究冰岛超市所面临的难题

我们这里有牙膏 饼干 面包 花生酱

这些食品中都含有棕榈油

为什么棕榈油这么受欢迎

一个原因是它产量非常高


我拿一个棕榈果

切开它 你就能看到它多肉的外壳

棕榈油就来自这里

里面的果仁也能榨出油来

这就是棕榈仁油

这非常特别

因为大多数食用油只能从其多肉的外壳中榨出

每棵棕榈树能摘到上百颗这样的果实

而且一小片土地可以种很多棕榈树

棕榈油非常高产

生产同样多的棕榈油和豆油

棕榈油只需要豆油十分之一的土地

因此它成为极其廉价的替代品


但棕榈油如此特别

不仅仅因为其价格低廉

棕榈油非常特殊

因为我们可以将它根据不同的用途 分离出不同的成分

这是一瓶棕榈油

实际上在我的桌上已经放了半年了…

它已经自然地分层了

这部分是高度不饱和的液体油

我们通常用来做菜


而下面的是固体饱和脂肪成分

我们用来做酥皮之类的食物

我们也能把它混合进果酱 巧克力 糕点类的食品之中

而棕榈仁油呢 是中间的部分

它的质地口感非常适合用于生产唇膏之类的产品

棕榈油广泛适用性的关键是它这些不同部分拥有不同熔点


我这里有棕榈油的不同成分

我们把它加热的话

它们的熔点都是不一样的

现在棕榈油油脂的各个部分都已经熔化了

但固体部分的熔化大约花了四倍的时间

这使得它可以替代黄油 猪油 植物油等各种油类

应用到成千上万中产品中


有可能替代棕榈油吗

用一种油脂来替代棕榈油肯定是不可能的

可能的方法是用很多种油脂来取代棕榈油

问题在于这样需要使用动物脂肪

包括可可油在内的非常昂贵的油脂以及一些产出率极低的油

因此实际上困难重重


果然这些困难

给冰超市制造了一些麻烦

尽管连锁超市品牌冰超市

宣布在去年年底前停止销售含棕榈油的自主品牌产品

目前销售仍在继续

尽管冰超市在一百多个产品中去除了棕榈油

他们承认在某些产品上剔除棕榈油要么技术上不可行

要么会造成成本的大幅度上升

BBC的调查显示连锁超市根本无法如期完成目标

于是他们仅仅移除了自身的品牌标志

而非移除了棕榈油


就算我拿枪顶在我们和供应商的头上

告诉他们到年底“必须做到” “不成功便成仁”

可他们就是做不到

冰超市发现

关于棕榈油的争议非常复杂


尽管大多数超市不会像诚实超市那样坦白棕榈油的负面影响

你仍然可以留意到一些东西

如果你在意这个事情

那你可以查看产品的标识来寻找替代产品

或者这个标志 RSPO

它主要的意思就是所使用的棕榈油

来自认证过的可持续发展的渠道


我们的健康是大产业

一项研究表明我们中有四分之三的人

愿意为对更健康的食物付更多的钱

对于超市和食品厂商而言

这就产生了巨大的营销机会

他们甚至想把食品中最大的恶魔

包装成健康食品

你可能会想不到

糖有六十一种不同的名字

都罗列在这呢


近来 普通的白糖 也就是蔗糖名声一直不太好

去年的一项研究表明有66%的人对摄入的糖的数量表示担心

于是就有一大堆号称更健康的替代品涌上了超市的货架

“我现在在用椰糖…”

“我用稻米糖浆…”

“每天早上我们都在粥里加蜂蜜…”

“我会选麦卢卡蜂蜜或类似的东西…”

“而我更喜欢红糖 …”

这些都比普通的绵白糖贵多了

可它们真的对我们更有益处吗


为了找到答案 我们求助了伦敦国王学院的营养科学家尼古拉·格斯博士:

我们把食用糖妖魔化了

甚至有本书说食用糖是毒药

我听到别人说糖有毒 我觉得人们往往认为

如果某种东西是天然的 或被认为是天然的

就不会对血糖有很大的影响

最健康的糖类 像是各种水果中含有的糖

会慢慢地释放到血液中

避免血糖急速上升

损害我们的心血管系统

人们寻求其他糖类来替代食用糖

超市中随处可见

龙舌兰糖浆 枣糖 椰子糖

这些糖类都来自于植物或水果

因此它们往往被认为是健康的


为了了解这些替代糖

是否能避免像标准白糖一样使血糖急速上升

尼古拉将在安娜·菲奥伦蒂尼影剧学校利用一群舞者来进行测试

每位舞者摄入一种糖类五十克 与水混合

伊迪摄入的是标准白砂糖

辛西娅摄入的是龙舌兰

夏洛特 蜂蜜

杰米玛 椰子糖

赛瑞菲娜摄入的是枣浆

尼古拉在三十和六十分钟后分别采血

来检测他们的血糖水平上升了多少

我们采用的血糖测量单位是毫摩尔每升

也就是血液中糖分的浓度


结果出来了

白砂糖 起初是五点五

六十分钟后上升到八点二

如我们所料

血糖急速上升

那么 针对血糖急速上升

严重增加心脏病和二型糖尿病的发病率

我们的替代糖是否能够有效避免呢

第一个 蜂蜜

起初是四点九毫摩尔每升

六十分钟后 上升到了七点六

没比白糖低多少

下一个是龙舌兰

龙舌兰表现稍好一些

最终数值为六点九毫摩尔每升

枣浆要更好一点

六点四毫摩尔

最后 椰糖

摄入椰糖六十分钟后

数值上升到了十二毫摩尔每升

尽管它作为天然产品被销售

其实相比白糖

它让你的血糖升得更高


总结来说 蜂蜜和白糖相近

龙舌兰和枣浆显示稍低的血糖水平

但并没有非常显著的区别

而椰糖其实表现更差

可以说 一旦进入体内

替代糖和白砂糖效果完全相同

这是可以预料的

因为各种糖类的化学成分基本一致

但我认为这些结果所揭示的是

一些营销的措辞非常具有误导性

那我们的消费者同意吗

椰糖还是糖

不比标准糖更健康

它看起来更健康 棕色 而不是常规白色

-这很有迷惑性


基本上 无论你吃什么类型的糖

对你身体的影响都是相似的

总的来说 还是建议你控制糖分的摄入量

看起来不管什么名字的糖

终究只是糖而已



我们已经看到产品和包装是如何

蒙蔽我们的双眼和扭曲事实

但那并不是超市为了让我们掏钱而使用的唯一策略

也许你来超市的时候

心里非常清楚

你想要买什么东西

可能你甚至列了购物单

但听到这个你可能不会感到惊讶

超市会用尽书中每一个心理技巧

让你无意识地往购物篮里增添商品


巴瑞·史密斯教授是伦敦大学感官研究中心的负责人

超市是多感官的活动场所

在这里同一时间会涌现大量感官信息

巴瑞和他的团队通过实验来研究

零售商是如何操纵我们的感官来影响我们的购买习惯

从研究不同气味对我们脑电波的影响…


我们会让你闻到一系列你可能会在超市找到的商品的味道

然后记录下大脑的活动

到追踪包装如何影响我们的购买决策

你会看到屏幕上出现两张食品的
上面会有一个探针

我们想让你指出探针会落在左边还是右边

他清楚地知道

从你踏入超市的那刻起

超市就在试图影响你的决定

我们通常先拿到新鲜果蔬

当然了 如果你最先将健康食品放进购物篮

那待会放纵一下食欲也不算非常糟糕

“好了 我已经拿了水果蔬菜

现在也许我能吃个甜甜圈”

“现在也许我能吃些蛋糕或是饼干”

他们也不会让你来超市

仅仅买一些基本必需品

通常主食 比如牛奶或面包或是我们经常购买的茶和咖啡

它们会被放在过道的中间

这意味着你必须沿着过道走

过道两边的商品非常有机会吸引到你的眼球

在你走去拿购物单上的东西或是你需要买的东西的路上


甚至是我们的触觉也会被利用

人们往往认为如果某样东西沉甸甸的说明质量很好

你会看到人们从货架上拿下几瓶葡萄酒

“我该选哪瓶”

他们会选重的那瓶

所以也可以理解现在的葡萄酒厂家使用越来越重的瓶子来装酒

一些研究表明人们不仅仅是偏爱重的酒瓶

他们还愿意付更多的钱

通常这些感官上的影响连我们自己都没注意到

针对我们无意识的欲望和偏好

有时候你可以将超市里播放的背景音乐和人们购买的商品联系起来

一个有趣的研究

他让一家超市播放一个小时法国手风琴音乐

然后播放一小时德国酒馆式音乐

播放法国音乐的时候 法国葡萄酒销量上升

播放德国音乐时 德国葡萄酒销量上升

但如果你在收银台问人们

“是不是背景音乐让你买了这瓶葡萄酒”

他们有时会说“什么音乐”

这表明音乐有能力不引人察觉地影响我们的购买决策

顾客超市体验的设计之精心

引人惊叹

我们的每一种感官都被照顾到

以期微妙地影响我们的决策

让我们消费更多


我们的诚实超市之旅表明了

如果超市能对我们更诚实一点的话

食品购买会有多么不同

如果有一家真正诚实的超市告诉我

我想买的每样东西的所有细节

毫无疑问

我会成为最忠实的客户

可惜我认为这种经营方式

短时间内不会流行起来

因此也许食品行业的监管机构

应该堵住一些能让超市故弄玄虚 掩人耳目的漏洞

同时 真的要靠我们自己更加仔细地看清我们吃的食物

还有它是如何生产的

但现在 诚实超市已经关门了

本文相关视频地址:https://www.acfun.cn/v/ac10403967

爱可铺子好吃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