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P健食天

戴维·珀尔玛特博士是很多中国人的老朋友,他写的《谷物大脑》 一书被很多人奉为经书一样传诵,他是不吃谷物/碳水/糖类饮食潮流时尚代表人物之一,前几天他终于在网上发声道歉了,道歉的对象是亲爱的蜂蜜:


Dearest Honey,


I owe you an apology.

Can you ever forgive me?


Sincerely,

Dr. David Perlmutter

是时候追究责任了:我欠亲爱的蜂蜜一个道歉。

过去,我写过关于蜂蜜的文章,建议人们不惜一切代价避免使用蜂蜜。这一立场是基于蜂蜜含糖量非常高的事实。事实上,大多数批次的蜂蜜中的实际果糖含量约为 40%,但由于蜂蜜的采收和加工方式和地点不同,该百分比可能在 21% 到 43% 之间变化很大。在深入研究关于这种来自大自然的甜蜜花蜜的文献时,我发现科学支持这样一种观点,即蜂蜜毕竟可能并不那么糟糕 。我们或许可以为生活中的蜂蜜腾出一个小空间。

事实上,几项人体试验表明,食用蜂蜜与更好的胰岛素反应和更好的血糖水平有关。一些研究人员甚至将蜂蜜描述为一种“新型抗糖尿病药物” ,因为蜂蜜对肝脏和胰腺的影响已被证明可以改善血糖控制,而对胃肠道和肠道菌群有积极的改善作用。

那么,我是否改变了我对蜂蜜的立场?是的,这反映了科学研究如何继续为我们提供信息。

我对你的承诺是,只要科学开始支持与改善健康结果相关的生活方式改变的研究结果,无论是否与我之前的建议一致,我都会继续改变我的立场 。这是为了让您获得保护健康所需的信息,而不是我的声誉

以上是戴维·珀尔玛特博士在ins上附图文字,

​图片是蜂巢背景上的推特卡片上写着:

亲爱的蜂蜜,

我欠你一个道歉。

你能原谅我吗?

真诚的,
戴维·珀尔玛特博士

并在2021年10月25日连续发推发声​:

戴维·珀尔玛特博士在2021年11月1日继续对果糖和水果表示关切,虽然没有向水果道歉,估计是以前没说“少量水果”的坏话,所以不用向水果道歉了?

让我们来重温一下戴维·珀尔玛特博士在《谷物大脑》所说的:

糖的甜蜜陷阱——这是你摄入糖后大脑的情况(无论是否为天然糖分)

从进化的角度讲,我们的祖先在一年只有几个月(收获的季节)有水果中的糖分可摄入,或者是从蜜蜂守护的蜂蜜中获取糖分。但是近些年来,几乎每一种加工食品中都添加糖,限制了消费者的选择。天然的糖分难以获得,人类使其易如反掌。

——罗伯特·路斯迪格(Robert Lustig)博士等人

糖,无论摄取来源是棒棒糖、棉花糖麦片幸运星(Lucky Charms)还是一片肉桂提子面包,人尽皆知这种特别的碳水化合物并非最健康的成分,尤其是当摄入过量或者来源为精炼或加工过的(比如高果糖玉米糖浆)产品时。我们也明白糖在一定程度上是腰围超标、胃口不佳、血糖飙升、肥胖、2型糖尿病和胰岛素抵抗的罪魁祸首。然而,糖与大脑之间有什么瓜葛呢?

……

在阐述纯葡萄糖(最简单的糖的形式)与蔗糖(葡萄糖和果糖的混合物)的区别时,罗伯特·路斯迪格博士喜欢用的一个表达是“等热量但是并非等新陈代谢”。(果糖,我会在稍后讲到这种天然的糖,它只存在于水果和蜂蜜中。)例如,我们从土豆中所含的葡萄糖中摄入100卡路里,与吃下一半葡萄糖一半果糖构成的100卡路里的糖相比,我们的身体的新陈代谢不同,并且产生的作用也不尽相同。其原因如下。

肝脏处理糖中的果糖成分。另一方面,来自其他碳水化合物和淀粉的葡萄糖由体内的每一个细胞进行处理。同时消化两种糖(果糖和葡萄糖),与摄入100卡路里的葡萄糖相比,你的肝脏不得不加班工作。而且如果摄入的这两种糖是溶于液体的糖,常见的情况是汽水饮料或者果汁,那么肝脏得再额外工作。喝下含糖的饮料与吃糖(比如,与一个苹果中所含的等量的糖)不一样。顺便提一句,果糖是天然的碳水化合物之中最甜的一种。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如此喜爱果糖。然而,与你料想的相反,果糖的升糖指数在所有天然糖中最低。原因很简单:因为果糖大部分在肝脏内代谢,果糖本身不会对血糖和胰岛素立刻产生影响,这与糖或者高果糖玉米糖浆的影响相反。糖或者高果糖玉米糖浆会进入全身循环,从而提升血糖。不过,不要被这一点愚弄了。虽然果糖没有立即对血糖产生影响,但是当从非天然的来源摄入过量的果糖时,它会产生更为长期的影响,可能长到你都不想知道。有科学记录为证:果糖与糖耐量异常、胰岛素抵抗、高血脂和高血压有关联。而且,因为它不会触发调节新陈代谢的两种重要激素——胰岛素和瘦素分泌,所以富含果糖的饮食会导致肥胖症及其代谢反响。(我会在后面的内容中解释这对于喜欢吃大量水果的人有何影响。值得高兴的是大多数情况下你可以放心吃水果。大多数完整的水果中所含的果糖与加工过的食品所含的果糖在量上无法相提并论。)

……

让我们先从几个定义开始。蔗糖、果糖、高果糖玉米糖浆以及其他类似的糖的区别到底是什么?好问题。正如我所说的那样,果糖是一种在水果和蜂蜜中发现的天然的糖。它像葡萄糖一样是一种单糖,而蔗糖——我们加入咖啡,倒进饼干配料里的白色小颗粒,是葡萄糖和果糖的混合物,这使它成为了二糖(两个分子连在一起)。在汽水饮料、果汁和许多加工食品中添加的高果糖玉米糖浆则是另一种果糖为主的混合物——它由55%的果糖、42%的葡萄糖和3%的其他碳水化合物构成。

……

引发血糖极度增高的碳水化合物因此而成为最增肥的典型。这其中包括精制面粉制作的一切食品(面包、麦片粥、意大利面);含淀粉的食物,比如大米、土豆和玉米;液体的碳水化合物像是汽水饮料、啤酒和果汁。它们都会被迅速消化,因为它们所含的葡萄糖会涌入血液之中,刺激产生大量的胰岛素,然后把过量的卡路里储存为脂肪。那么蔬菜中的碳水化合物又如何呢?尤其是多叶的绿色蔬菜,比如西兰花和菠菜,其中的碳水化合物和不能消化的纤维混在一起,需要较长的时间才能被分解。纤维从根本上减缓这一过程,使葡萄糖逐渐递减地缓慢释放到血液中。另外就重量而言,相对于淀粉类食物,蔬菜的含水量更高,这进一步抑制了血糖反应。当我们吃下整个水果的时候,显然其中含果糖,不过水分和纤维会“稀释”血糖影响。例如,重量相同的一个桃和一个烤土豆,吃下烤土豆对血糖的影响比吃多汁又富含纤维的桃对血糖的影响大得多。这并不是说桃或者任何别的水果在这方面不会引发问题。

事实上,我们住在岩洞里的祖先确实吃水果,不过不是整年中每天都吃。我们还没有进化出处理每日摄入大量果糖的能力,尤其是从加工过的食物中获得的果糖。与一罐含大量糖的汽水饮料相比天然水果的含糖量相对少。一个中等大小的苹果大约含44卡路里的糖,多亏了果胶,这些糖分和丰富的纤维混合在一起; ……当那些果糖进入肝脏,其中大部分会被转化为脂肪并被运送到脂肪细胞中。难怪40多年前果糖就被生物化学家们称为增肥效果最好的碳水化合物了。当我们的身体习惯于每餐都这样简单应对后,我们就掉入了一个陷阱,一个肌肉组织逐渐产生胰岛素抵抗的陷阱。加里·陶布斯在《为什么我们长胖》(Why We Get Fat)一书中精彩地描述了这种多米诺效应:“虽然果糖对血糖和胰岛素不会立刻产生影响,不过随着时间过去,也许几年的时间之后有可能引起人体产生胰岛素抵抗,其结果是增加的能量储存为脂肪。即使开始的时候并不是这样,但是人体燃料表的指针会指向储存脂肪。”

……


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兵,不亦晚乎? ——《黄帝内经》

戴维_珀尔玛特谈利用饮食来预防阿尔茨海默症

爱可铺子好吃精选